05-27

2018

精液图

那么,上面所提到的两个困难,都可以通过把原初状态看作一种代表设置而得到克服:它塑造了我们视为公平条件的东西,在这些条件下,自由平等人的代表将确定适用于社会基本结构的公平合作条款;而且,由于它在这种情形中也塑造了对各派选择此协议而非彼协议的理由的约束条件(这些条件是我们认为可以接受的),那么各派将会选择的那个正义观,就等同于是此时此地的我们认为是公平的、和得到最佳理由支持的正义观。我们希望以此种方式塑造对各派选择原则的理由的限制,以便非常清楚地表明作为公民代表的原初各派,会选择哪一个协议。即使对每一个正义观,都存在着(事实上将肯定存在着)支持和反对的理由,但也许对理由做一个总体的平衡后,就会清楚地显示出某个正义观念比其他的正义观更值得偏爱。作为一种代表设置,原初状态的理念是作为一种公共反思和自我澄清的手段来发挥作用的。假定我们把社会设想为自由平等公民之间世代相继的合作体系,一旦我们能够采纳一种清晰、有条理的有关正义要求什么的观点,那么我们可以使用原初状态来帮助把我们目前的想法落实下来。原初状态作为一种起联合作用的理念(unifying idea),把我们在所有普遍性层次上深思熟虑的信念联合到一起并使它们相互发生作用,以便达成更能体现相互性的协议,以及达致一种更深层次的自我理解。

  • 共 1 页/4 条记录